行业新闻INDUSTRY NEWS
首页>行业新闻

北京市发挥农业信贷担保“大效应”

浏览量:2624 日期:2015.09.16

文章来源:中国财经报网2015-09-10记者 陈文静

    东方破晓。

    “吱扭——”的开门声,划破了清晨的宁寂。杜素芬走进一间长50米、宽12米,住有近万只肉鸡的笼养鸡舍里,开始了她一天的工作。

    杜素芬是北京市房山区首位办理农业信贷担保业务的养鸡人。“我第一笔借款从2012年借的,是3年期,现在不仅都还上了,而且这笔钱对于我养鸡方式与规模的改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杜素芬告诉记者,她以肉鸡为抵押物,先后两次与农担公司进行合作,分别得到担保贷款67万元与80万元。

    在此之前,从银行贷到钱,对杜素芬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信贷风险高,缺乏有效抵押物,金融机构很难对其进行贷款,“融资难、融资贵”是横在农户和农业企业等面前的一座冰山。

    随着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印发《关于调整完善农业三项补贴政策的指导意见》,明确将支持建立完善农业信贷担保体系作为促进粮食生产和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重点内容,这座冰山开始融化,化作活水,不仅为农户与农业企业等及时注入资金,同时盘活了金融资本,发挥了财政“四两拨千斤”的杠杆效应。

    财政资金助力农业信贷担保

    据了解,为推动首都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建设、解决“三农”领域融资难问题,北京市于2009年成立了北京市农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担公司”)。

    “北京市农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政策性并专注于三农领域的担保公司。”北京市财政局农业处裴阳说,“政策性”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资本金源于各级财政。“公司注册资金来自于北京市、区两级财政,全部作为农业担保资金专项管理。”裴阳指着今年的统计表对记者说,截至今年,该公司7.1亿元的资本金中,市级财政出资4.5亿元;10个区(县)级财政共出资2.6亿元,占比36.62%。北京市财政局出台了《北京市农业担保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对农业担保的资金来源、构成和担保规模、担保对象和业务范围、担保程序、担保资金管理以及监督检查等内容,作出了具体可行的规定,确定将资本金增加、代偿补偿机制列入市财政预算制度化管理。为了方便京郊涉农区县开展对农户服务,农担公司设立6家区县分公司和4家合作机构,覆盖京郊所有涉农区县,这些公司的资本金则源于区(县)级财政的支持。

    二是财政承担部分代偿补偿。“按照相关规定,农业担保项目发生担保代偿,由市农担公司先行代偿,经市财政局审核认定属于补偿范围的给予财政资金补助,最高补偿比例不超过当年担保代偿率的8%。”裴阳向记者具体讲述着市财政农业担保资金风险补偿顺序,即市农担公司3%以下(含3%)的当年担保代偿率,市财政给予全额补偿;市农担公司超过3%的当年担保代偿率部分,首先用其提取的担保赔偿准备金抵补,不足且不超过8%部分,市财政按照实际代偿金额再给予补助。

    此外,市财政对农担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监管。裴阳介绍说,“农担公司建立财务会计报告及担保业务统计报告制度,按月向市财政报送担保业务统计报告,按季、年向市财政报送财务会计报告。担保业务统计报告包括当月担保业务规模、项目个数数据及累计数据、代偿追偿情况、全年预计力争完成情况等内容;财务会计报告包括会计报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及相关附表)、会计报表附注和财务情况说明书。”

    三是奖励补助。农业部和北京市经信委出台专项奖补政策,对符合相关政策的三农项目担保费给予适当适度的补贴。

    记者从财政部了解到,近期出台的《关于财政支持建立农业信贷担保体系的指导意见》,要求省级财政部门利用中央财政支持粮食适度规模经营补贴资金,对省级、市县农业信贷担保机构进行资本金注入。除地方发起方投入资本金外,中央财政可以利用粮食适度规模经营资金对全国农业信贷担保联盟给予一定资本金注入支持。鼓励省级财政安排本级财政资金作为资本金注入省级农业信贷担保机构。允许银行机构等战略合作伙伴适当参股,但非财政性资金占农业信贷担保机构资本股份不得超过20%。

    北京农业信贷担保稳健运行已有六载。目前,财政资金通过担保杠杆效用累计撬动金融资金117亿元,而财政支付的担保代偿金额仅为2575.6万元,切实解决了农业发展中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迎合现代农业需求,打造农业信贷金融产品

    走进华北地区最大食用菌生产基地——北京格瑞拓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瑞拓普”)的厂房园区,记者看到,与老厂房设备老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远处的新厂房里,一条条现代化流水线上整齐地运载着金针菇所需的培养罐,当这些瓶罐到达适当的位置,机器就会自动地将由玉米粒、麦麸、稻谷等有机培养物装入罐中。

    “新的厂房是公司利用农担公司新的金融产品——农业中小企业集合票据所筹资金进行建造的,而在此之前,添置设备的资金难题一直是公司最为挠头的事情。”格瑞拓普董事长延淑洁说,通过农担公司运作的农业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公司于2012年5月实现3年期融资2000万元。

    “可以说,新型农业金融产品为农业企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延淑洁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日产金针菇60吨,占北京市日消费金针菇的40%。

    “在银行信贷担保支持的基础上,农担公司自2011年起,牵头组织并发行三期‘北京市农业中小企业集合票据’,通过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两条渠道,解决了首都地区一大批农业龙头企业生产和发展中的资金困扰——累计在银行间债券市场融资11.6亿元,使龙头企业能够获得低成本长期融资,还可提高自身在资本市场的声誉,发行期间的定期信息披露也有效提升企业科学管理水平。”农担公司总经理黄自权说。

    离开格瑞拓普,记者来到北京市顺义区兴农天利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

    黄自权向记者介绍说,通过“大型农机购置融资担保”金融产品进行反担保,将贷款购置的农机作为抵押物,兴农天利合作社作业能力从2010年的5000亩,提高到2013年的35000亩,青储饲料收割面积增加了6倍。合作社资产和盈利能力也显著提高,总资产从2010年不足1000万元,到2013年突破4000万元;核心社员人均分红由2010年每户8万元,到2013年每户16万元,三年翻一番。

市场化运作,实现农业信贷担保可持续发展

    写有“北京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先进集体”的匾牌,高高地悬挂在农担公司的接待厅里,这是黄自权极为看重和自豪的荣誉。

    “这是今年初北京市政府向农担公司授予的称号,是对公司发展成绩的肯定——一方面,公司是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公司,要承担社会责任;另一方面,公司作为国有企业,肩负着市场拓展与盈利的职责。”黄自权说,北京农担公司作为市场化运作的公司主体,从成立之初就建立了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搭建了较为完善的组织管理架构,为农业担保业务发展提供了基础保障——按照“政策性资金、法人化管理、市场化运作”的原则开展农业担保业务,担保业务全流程均为市场化运作,严格按照公司风险管理框架及制度执行,保障了农业担保资金的可持续运作和公司稳健发展。

    在银担合作发展方面,农担公司秉持“合作共赢、风险共担”的原则,不断扩大和深化与银行间的合作关系,保证担保业务的拓展。“作为社会资本的来源,目前公司已与30余家在京银行签署了合作协议,涵盖政策性银行、大型国有银行、中小股份制银行、村镇银行等多种类型的金融机构,有效保证公司担保项目能够快速匹配恰当的贷款银行,实现融资、保障农业担保项目来源的广泛性、融资渠道的畅通性和多选择性。”黄自权说。

    “作为贷款的放款方,银行方面的项目经理在放贷后,经常走访贷款的农户或者农业企业,帮助他们规范财务管理,知晓他们未来的发展战略。”当地某商业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业务研发创新方面,农担公司近年来结合北京市“三农”及中小企业融资主体特点,陆续推出了多款特色鲜明的融资担保产品,如农业合作社集合信托、福农卡、京郊旅游融资担保平台、农信保等;反担保措施重在挖掘客户有效有价值资产、通过合理设置反担保措施提高其违约成本,进而保障担保项目的正常履约。

    黄自权介绍说,“在银担合作领域的风险共担和审批快速通道等方面,通过和除银行外的其他金融机构如证券、信托、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平台等合作,不断拓展业务合作范围以及融资渠道,保证融资担保业务融资渠道的有效性和可选择性。”

    在区县担保网络方面,目前北京地区所有涉农区县均已设立农业担保分公司或合作机构,其自主审批、推荐的担保业务个数和规模,已超过或接近公司当年批准项目个数和规模的三分之一,有效推动了公司涉农担保业务、特别是中小规模纯农信贷担保业务的开展。“以密云分公司为例,担保额在100万元以下的三农项目,就可以直接由分公司进行审批。”北京农担公司密云分公司经理王维绵说,依托密云县的旅游资源,密云分公司着重发展京郊旅游担保项目,截至今年,对民俗旅游户贷款担保,共放款户数204户,合计放款额2262.3万元。